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司活动 > 寻师问筑 >

当我们见到妹岛和世时在说些什么

字号+ 作者:monster 来源:未知 2017-08-11 13:55

作者:钱开宇 华中科技大学 建筑系学生
摄影:王新 世界之旅 总经理
时间:2016年1月25日
项目:寻师问筑:透视妹岛空间,约会日本建筑

 
旅行之于建筑师或许不亚于空气,水,食物等必需品,已经潜移默化的成为了建筑师的某种心照不宣的生活方式,一种生活习惯。


当我们见到妹岛和世时在说些什么
▲21-21 Design Sight 弗兰克·盖里海外设计展
 
然而这次关于妹岛的旅行仍然在出发之前就让我激动不已,毕竟这个名字在建筑圈早已经是如雷贯耳,妹岛和世本人也是或主动或被动的戴上了巨大的光环。
 
最初的旅行里并没有接触太多妹岛的建筑,但大多数也是如安藤忠雄,原广司,谷口吉生,伊东丰雄等亦属一流建筑师的作品。其实这里每一个建筑师的每一坐建筑都有表达不尽的内涵,实在无法兼顾,只能忍痛选取重点中的重点来说说自己的感受。


当我们见到妹岛和世时在说些什么
▲大阪飞鸟博物馆(安藤忠雄,1994)

 当我们见到妹岛和世时在说些什么
▲京都造型艺术大学致诚馆 (隈研吾,2008)
 
日本是盛产清水混凝土的国度,安藤更是清水混凝土的巅峰之一,从柯布西耶时代马赛公寓混凝土的粗犷走向安藤博物馆清水混凝土的细腻,我们会惊奇的发现材料本身所具有的无限可能性,它并非人所创造的,而是被人所发现,无论建筑形态如何变化,材料本身永远伫立。而安藤忠雄对于几何空间的塑造亦让人感觉抵达了一种近乎神圣的地步,从陶土版画之庭走进看见巨大“末日审判”的画幅时,除了震撼我想不第二个词语来表述。安藤总是使人在日常生活接近诗意,接近神性,表参道末端COLLEZIONE也是安藤作品,虽然是商业空间,但在走入之后,一种近乎仪式感的肃穆使我想到遥远的玛丽亚教堂深处那忏悔室里耸立的巨大高墙与微微洒落的天光。
 
当我们见到妹岛和世时在说些什么
▲陶板名画庭院(安藤忠雄,1994)(网络图片)
 
当我们见到妹岛和世时在说些什么

▲京都火车站
 
看到的第一个妹岛和世建筑是逢妻交流会馆;那是一个傍晚,在一片田野的尽头,一座如同气泡般轻盈,透明的建筑就立在那里。建筑的内部空间十分简单,三层形成的错动产生了许多奇妙的效果,当夕阳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照进来时,立柱,地面,墙体的光影仿佛融合在一起,让人想就此坐下,也化为轻盈的气泡。

当我们见到妹岛和世时在说些什么 
▲逢妻交流馆外成员合影 (妹岛和世,2010)
 
当我们见到妹岛和世时在说些什么
▲逢妻交流馆 内部1
 
当我们见到妹岛和世时在说些什么
逢妻交流馆 内部2
 
第二天在表参道看到Dior店同样如此,轻盈的如同裙摆,和一旁MVRDV的那座黑色建筑形成鲜明的对比,如同美女与野兽。

 当我们见到妹岛和世时在说些什么
▲表参道Dior旗舰店(妹岛和世)
 
当然最惊讶的是在1月31日晚在芝浦会馆妹岛的见面会上。我之前曾经无数次设想过妹岛和世可能的形象,智慧,严肃,优雅等等词语是我能够想到确切的描述。但在真正见到时,我还是难以相信自己眼前这个和蔼而脸上满是笑容的普通老太太竟然就是传说中的妹岛和世。妹岛和世花了大约一个小时讲解自己的项目,其中提到的最多的一个词语是Society,社会。在妹岛和世看来,社会关照应该是一个建筑师应有的基本素质,也是一座建筑该有的姿态。从丰岛美术馆到蛇形画廊都是如此。

当我们见到妹岛和世时在说些什么
▲现场妹岛和世观看了学生们录给她的视频 
 
当我们见到妹岛和世时在说些什么
▲妹岛和世的书法
 
进入到提问环节时,清华的王雨蒙问到女性在建筑学中相较于男性的优势与劣势。事实上这是一个尖锐且指向某种本质的问题,正如妹岛和世回答的那样,社会分工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女性建筑师在建筑学的地位之微妙,女性在大学时学业往往超过男性,但在工作之后却又渐渐边缘化,这并非一个行业的现象,而是一种社会潜在的意识。但是更重要的一点在于,成为一名成功的女性建筑师,最本质上还是要回答一个哲学上“我是谁”的问题。正是这种对自我身份认知的迷茫与不确定导致了女性建筑师走向社会之后往往不能全身心的投入设计,丈夫,儿女,家庭等等因素引起了职业地位的差异。妹岛和世同时也提到,现在建筑界夫妻共同创业的亦不在少数,或许可以一定程度上化解矛盾。不过要根本解决女性建筑师的职业问题,最需要的仍然是女建筑师本身乃至社会不附加任何对建筑师的定义,不以身份或者任何附加条件来评判一个人是否胜任工作,所有的一切标准只是人本身的价值,品德与能力。

 当我们见到妹岛和世时在说些什么
▲妹岛和世全程站着讲解她的作品
 
其实对于许多人来说,妹岛和世女性的身份比起她的建筑来更加富有吸引力,尤其是在日本这个社会尤甚。妹岛和世本人奋斗的成功经历本身就是一种精神上的信标。
 
妹岛和世的交流比想像中快很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总有更多问题的缘故,仿佛刚刚开始就已经宣告结束。之后就在芝浦会馆里闲逛,感受弧形玻璃所营造出的奇特空间氛围,但在我走上4楼旋转楼梯望向街道的刹那,我看见楼下一个熟悉的身影正从会馆离开,我知道那就是妹岛和世,我在内心向她提了最后一个问题,无关于建筑;只是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